Relationship(12)

肖根的心理抓的非常准呐!!!真的超级推荐啊!又虐又甜(/▽╲)

hodyang:

Relationship(1-7)   Relationship(8-10)  Relationship(11)

 

 
 
 

 

12.

 

 

 

Shaw很惊讶的看着Root走过来。她又高又瘦,依然穿着标志性的黑色皮衣和皮裤,更加凸显了她修长苗条的身材。她走路的步伐自然带着韵味,而脸上的神情带着一贯的自信风采。Shaw敢断定她从没来过这个地方,但她走进来的样子就好像这家酒吧属于她一样。Shaw默默的看着她,知道自己并不是酒吧里唯一一个用视线追随着她的人。也许是因为Reese的话依然堵在她的心间,自己的心脏开始浮现出一种令人迷惑的感觉。

 

Root落落大方地在之前Reese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。她朝酒保招了招手,那个看上去漠不关心的家伙殷勤敬业地赶过来,好像被赋予了什么重大使命一样。Root点了一杯马提尼,附赠了一枚如成熟的果实般甜蜜的笑容。随后她看了Shaw一眼,注意到她几乎空掉的酒杯,又自作主张为她点了杯酒。酒保几乎是兴高采烈地离开了,Shaw望着他的背影,惊讶他居然还没有被迷得瘫痪。

 

现在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。Root侧过头来开始看她。她那头如丝绸般柔顺光滑的长卷发从肩头滑落下来,让人很想将之轻轻挽起。

 

“亲爱的,你今天看起来有点沉默。见到我不让人高兴吗?”

 

Shaw张了张口,却没说话。最后她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

 

“John叫我来的,”Root环顾了一下四周,问道:“他现在在哪儿?”

 

“……刚走。”Shaw现在开始腹诽Reese的用心。

 

“听起来真的很巧。你知道吗,他也没有说你会在这儿。”Root饶有意味地眨了下眼。“而且今天早上我去见Finch的时候,他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,你知道他这个人,那么谨慎又那么富有哲理,总是能选择用最冗长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想法。我有点想起了我中学的校长,我退学也许就是听厌了她的话了。到后面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:虽然他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我一定是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——听上去可真让人伤心。”她假装露出个受伤的表情。

 

这个时候,酒保把她们的酒送过来了。但Root只顾盯着Shaw,没有时间去看他一眼。他只好有点失望地离开了。

 

“——听上去他说的没错啊。”Shaw喝了一口酒,慢慢回答说。

 

Root开心地笑起来:“总之,我现在算是全明白了。不得不说,大家都很关心你呢,我们要不要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和好了?”

 

Shaw听着她的话,但显得有点漫不经心。她又喝了一口酒。她慢慢吞咽下去,感受威士忌和姜汁汽水混合的味道。她觉得自己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发酵。

 

 

 

但是Root误解了她的沉默,她的眉头皱起来,眼中开始显示出真正的担忧。她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。她们并没有完全和好。Shaw还没有原谅她。而她理解这一点。实际上她有点如释重负。

 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她突然说。

 

Shaw惊讶的回过头来看她,像是没想到她会说这个。她冷静了一下,问道:“是Finch让你这么说的?”

 

“也许有那么一点吧。”Root笑了下,“但大部分是我自己想说的。Sameen,请原谅我,原谅我这几天来一直扮演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,原谅我利用了你的信任和善良来做这件事。像我这种人,知道什么时候该问问题,什么时候就该让对方慢慢发火至勃然大怒。好的警察都知道这一招。Sameen,你拥有一个太过坚硬的壳,我只能抓住这个机会设法催逼、努力敲打,同时又不能让自己显得太咄咄逼人。我的意图是好的,但我的确做了件坏事。不管你相不相信,这过程中我也不好受。”

 

Shaw没有发火,也没有显示出别的什么态度。她只是仔细地打量着她,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。她的眼神是崭新的,就像第一天认识Root一样。

 

也难怪你会这么想,就连我对这样诚恳的自己都有点震惊啊。Root意识到爱情把她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,她把这段话的后半段咽下去,在心里慢慢说完:原谅我的愚蠢和自私吧,Shaw。如果刚开始我还曾为不能得到最想要的答案而有些失望,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想明白了。就算你永远不会承认我们的关系也没有关系,我们会继续调情,继续斗嘴,继续做爱,也许我会加入你的工作。我们会这样子白头到老,像这世界上所有快乐又美满的情人一样。

 

她吸了口气,收回盈溢到眼眶的情感,居然在心里感到了满足:也许终其一生,Shaw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爱她,都只会固执地只称呼她为一位“特殊的朋友”,但她不会离开她了。她也不会再害怕和拒绝她的情感。

 

而这,对她来说就足够好了。

 

 

 

她凝视着Shaw,Shaw仍然没有回答。她慢吞吞地拿起酒杯喝她的第N口酒。但Root的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笑意。她知道Shaw会原谅她的,也许她已经原谅她了。虽然她不会说。但是不管要用多久,她最终都会原谅她的,就像她之前包容原谅了她的无数次那样。她会原谅她的,因为她拥有Root所见过的最简单纯粹的灵魂。

 


 

她让自己的语调轻快地扬起,换了一个轻松点的话题:“所以,刚才你和Reese在聊什么?”

 

她看见Shaw放回酒杯的手短暂地停住了,Shaw迟疑了好一会儿,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古怪表情,Root第一次没有看懂。

 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最后她说。

 

 

 


 
 
 

 

Relationship(1-7)   Relationship(8-10)  Relationship(11)  Relationship(12)

 

 
 

评论
热度(244)
  1. No.20160418hodyang·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2. 沧海轻舟hodyang·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Aurapporohodyang·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景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